您目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媒体报道 >

护理院里的点点滴滴

在这个幽静的院落里,有人见人爱的院花、退休干部、国民党老兵,还有无依无靠独身的老人。他们都是我的兵,每天我都会去病房,只要能走动的,都要求他们站起来伸伸胳膊伸伸腿

      在这个幽静的院落里,有人见人爱的“院花”、退休干部、国民党老兵,还有无依无靠独身的老人。他们都是我的兵,每天我都会去病房,只要能走动的,都要求他们站起来伸伸胳膊伸伸腿,做起健体操!

     88岁的李阿公曾是傅作义的兵,现在患了严重的阿尔茨海默病。平日里都是我给这位大爷喂饭,可等你下次再去的时候,他会忘记你是谁。相处时间长了,也许我的言行举止唤起了这位老人以往的回忆,他竟然把我当成了他的嫂子,见到我眼睛就格外的有神。一次喂饭时,他拉住我:“嫂子,你比较疼三儿啦,咱家除了娘就是你疼三儿! ”李阿公的牙早已残缺不全了,饭粒总从嘴里掉出来,每次我都不断地给他擦拭。

        一次在查房的时候,孙阿公一把拽住我的手,刚来的护士吓得直往我身后躲,我对护理员说:“你只当他是一个老人,而你只是他的孩子,给自己定好位了,感觉也就变了。 ”所以我能很自然地给他们端屎接尿,擦洗身体,甚至爱抚地搂搂抱抱!

        孙阿公隔壁房间的王阿婆,87岁,长得漂亮,我们称她是“院花”。“院花”也有“院花”的苦恼,她是好多爷爷“照顾”的对象,做操和遛弯时,她身后总跟着一帮爷爷,我们戏称这帮爷爷是“保镖”。其实与王阿婆投缘是孙阿公。可是,天不遂人愿,孙阿公突发心脏病,不幸去世。王阿婆也萎靡了很多,每天经过孙阿公的门前,她都会呆呆地站一会……也许是在回忆和孙阿公一起走过的好时光,也许是在感叹生命的无常!

        陈阿婆无儿无女,年轻时是一名官太太,刚来上海老年护理院爱以德护理院时,处处刁难护理员。每次护士拿着吊瓶去给她输液,她总是大声呵骂,说要谋害她,想一针打死她。我耐心地与她沟通,原来她是害怕一个人在房间住,我赶紧调了一位阿婆过去做伴,并嘱咐她、安慰她,很快她就安静下来。后来,我找到了她心理障碍的突破点,原来,她收养了一个女儿,在一次车祸中不幸丧生,其实她要的不多,只是需要别人的关心与温暖。长时间的亲密接触,我终于变成了陈大娘的“贴身小棉袄”,她的脾气也慢慢地温顺了,房间里还时不时地传出她的歌声,也许大娘又在怀旧了吧?她的记忆里应该有许多很甜美的故事……

        护理院的故事还在持续,然而我们需要做的就是让他们觉得这就是家,我们就是亲人。在这里就是回到了家,得到了亲人的照顾和安慰。

更多信息获取请咨询:400-0066-559


  • 上海市医疗保险定点单位
  • 上海社会福利行业协会会员单位
  • 上海日月星养老连锁五星服务示范单位